《当幸福来敲门》时,男主角克里斯·加纳的一句话让人备受鼓舞。“如果能让自己不再为光阴虚度,才华被耗尽而流泪,如果能让自己坚定,我不要似是而非的人生,我要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刻骨铭心,那么这场狂热便适得其所,记住这永远不是最差的人生。”


十二年前的一个普通决定,肖善鹏离开了外企,加入中国移动研究院,也让他找到了人生的新价值。顺利完成TD-SCDMA演进路线评估工作是他的第一个“小成就”,也让肖善鹏以拼搏之姿,赢得认可,并逐步脱颖而出,出任中国移动研究院无线与终端技术研究所副所长一职。


时光荏苒,在经历了3G时代的坚信,4G时代的拼搏,如今面对5G终端的极限挑战,肖善鹏重新出发。“用旧的思维预期新的终端发展很难,未来5G终端的发展道路依然会荆棘密布。即使如此,我们也要赢得这次重大挑战。”肖善鹏坚定表示。 



01 坚持带来的“小成就”


2008年的夏天最为炽热。这一年,中国成功举办第29届夏季奥运会,赛场上努力拼搏的中国运动健儿们为中国赢得51块奥运金牌,荣登金牌榜榜首。也是这一年,神舟七号载人飞船成功发射,令中国成为第三个有能力把太空人送上太空并进行太空漫步的国家。这一年也是肖善鹏来中国移动研究院的第二个年头,主要负责评估TD-SCDMA演进路线。


 “通信行业一直讲究标准化和规模化。”肖善鹏指出,“1998年的’香山会议”上,中国政府确定向ITU提交TD-SCDMA提案,迈出了中国移动通信史上关键一步。十年后的2008年,TD-SCDMA面临的商用风险很高。对于我们从事通信技术研究的工程师来说,挑战很大。”


“对于中国移动来说,经营TDD频谱的道路必须成功。”在此背景下,压在肖善鹏身上的担子就更重。“在美国开会时,我可以时时刻刻感受到这种压力。我们做标准要求与FDD阵营一起做,坚持要与FDD同步发展。但国外FDD阵营非常强大,从来不认为TDD可以成功,因而一再敷衍,不愿意投入研发资源。这个时候我们的信心和决心就显得很重要”。于是,肖善鹏的身影出现在各个标准大会上,国外的同行看到他会说,“TDD guy is coming”。正是这个“轴”劲,让他也赢得了同行的尊重。


现在回忆十年前的往事,肖善鹏显得一片云淡风轻。而背后,是他和中国移动十二载的坚持。“当初我被国外同行问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们为什么要做TDD这个标准。”对此的答复,肖善鹏总是斩钉截铁的回复,“中国移动需要!” 正是这种坚持与中国移动的产业影响力,TDD做成功了,不仅扭转了中国移动被动的局面,也影响了其个人的一生。


02 平台决定不同的价值


历史浩渺如宇宙,个人渺小如微尘。肖善鹏在采访中不止一次强调,个人是非常渺小的,力量也是有限的,平台才是决定价值的主要因素。


《当幸福来敲门》的男主角起初仅是个聪明的医疗器械推销员,在更换平台后,他寻找到人生的价值,最终成为一名成功的证券经纪人。十二年前的一个偶然的决定,肖善鹏离开了外企,加入中国移动研究院。“在外企工作这段时间,主要是进行本地化支撑,难以接触核心技术。来到中国移动研究院后,一直都在从事移动通信领域核心技术研究,所以工作也时刻充满激情。”


如今,肖善鹏已经身居中国移动研究院无线与终端技术研究所副所长职位。虽然在工作中“轴”,他在生活中却很佛性。日常的肖善鹏喜欢人文历史类的读物,而且涉猎广泛。


在中国移动通信史上,肖善鹏和众多的科技工作者一道在通信标准化工作中画下了浓墨的一笔。后续的中国移动通信标准开启了大跨步发展,中国移动通信发展也迎来了真正的腾飞。



03 “物超人”背后的价值挖掘


随着5G的到来,万物互联渐近,物联网无疑成了最火的关键词,带给人们无限遐想的空间。业界预计到2020年将有260亿台物联网设备,市场价值将达3000亿美元,未来将有望达到万亿美元级别。从2017年开始,中国移动在全国范围内大力开展“大连接”行动,深度拓展物联网市场,目前很多地市都陆续取得了“物超人”的良好示范效应。


针对物联网模组缺乏统一的标准,导致各模组厂商的模组产品在接口、尺寸及封装方面各不相同,造成了物联网市场碎片化严重、兼容性低、缺乏规模效应等问题。肖善鹏表示, “中国移动在技术方面积极推动NB-IoT通用模组的标准化工作。通过定义标准的接口、统一的尺寸、通用的封装,构建物联网通用模组体系,从而大幅降低物联网应用开发和部署门槛。行业客户可以结合自身应用需求从标准化的物联网通用模组体系中选择质优价廉的产品直接进行终端集成,避免了定制开发带来的周期长、成本高等问题,易于形成规模效应,降低物联网终端研发成本。”


针对目前业界广泛关注物联网卡的价值问题。目前物联网卡的资费现在被压得很低,中国移动如何摆脱这种情况,打造高价值物联网应用,摆脱“剪刀差”现状?肖善鹏坦言,“在大力推动NB-IoT发展时,中国移动已经意识到连接的价值越来越低。我们花钱铺这张网的收益如何来?同样的问题,在5G也会存在。5G时代,物联网的价值体系一定会发生改变,运营商应该跳出传统的手机思维来发展物联网。”肖善鹏指出,“运营商的价值首先在连接,一边是网、一边是端;网的连接价值依赖于端。目前运营商对云的价值挖掘不够。5G时代,运营商的2B市场策略可能会改变,因为切片和定制化网络,未来的资费可能是差异化的。另一点,将来应用会往打包方式发展,运营商提供给企业的是一整套的物联网服务,不只是卡。”


“今年,你会发现NB-IoT的声音小了许多。”肖善鹏指出,“这是好事情,因为大家真正沉淀下来了,也是技术真正发展之时。目前我们接触的许多厂商都在务实推进这些应用,随着端到端产业链的进一步成熟,NB-IoT一定会蓬勃发展起来。”



04 直面5G终端的重大挑战


5G的商用离不开网络、基站、终端的端到端成熟,终端是重要的一环。“终端的发展对于5G的商用至关重要。”在肖善鹏看来,从标准到产品时间紧迫,是5G终端迎来的第一个挑战。从TD-SCDMA标准到第一款TD-SCDMA芯片,历时4.5年;从TD-LTE标准到第一款TD-LTE芯片发布,历时1.5年,再到第一款TD-LTE终端发布,历时3.5年。而5G从标准冻结到芯片问世只有半年,再到终端商用只有1年。“时间虽然紧,但不能降低要求、降低质量”,肖善鹏表示,“5G终端质量保障要考虑仪表测试、网络兼容性、外场测试等多个维度。其中一致性测试针对的是终端基础通信的功能和性能,具有效率高、可靠性高等特点,是5G终端质量保障的基石。据此,中国移动主导激活了GCF第一个5G终端一致性测试项目,率先启动了5G终端的国际认证,为5G终端提供了重要的质量保障手段。”


针对5G频段高、覆盖和上行速率受限的挑战,中国移动提出终端支持“上行双发高功率”,上行双发可以实现双流数据并发,提升上行峰值速率一倍;高功率达到26dBm,理论上可以提升上行业务覆盖半径20%以上。同时,5G终端既要考虑NSA和SA两种组网模式,还要兼顾2/3/4G的使用需求、用户漫游需求等,需要支持的模式和频段将更多,考虑到将来的新型终端,5G终端将是多模多频多形态的。


5G终端对于行业应用而言也至关重要,肖善鹏指出,“中国移动采取5G终端双线并进的发展策略,即同步推进消费终端和行业终端,同时开展规模试验和业务示范。在消费终端方面,要促进芯片、器件、终端、仪器的研发。在行业终端方面,要推进5G通用模组的研发,注重全产业链的发展。”


从2G到4G,移动终端的发展主要是面向手机领域,基于这些技术的物联网的市场是野蛮生长,也是一种自发的生长。可以说,4G之前物联网是依附于手机市场发展。5G标准化时就考虑到行业需求,所以从5G伊始,就要考虑行业应用在终端侧的独特需求。“消费端的终端螺丝已经拧紧了,由于5G是一个可以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行业落地会成为关键。”肖善鹏表示,“终端作为行业应用落地的最终载体,未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谈到未来5G终端是否会出现革命性变革时,肖善鹏表示,用旧的思维预期新的终端很难。“5G终端提泛终端、多形态。正如Google Glass所经历的挫折,做出一个新型的终端很容易,但要想让市场接受却很难。”“现在媒体把5G烧热,我们面临的压力也很大,5G终端的性能和用户体验没有半年时间很难稳定下来,比如5G终端耗电还比较高,需要从终端自身、网络参数、业务应用等多维度去优化,才能确保5G用户的良好体验。”肖善鹏坦言,“此外,5G初期物联网终端面临瓶颈更大,起量慢,碎片化,需要的周期更长,需要的行业投入的力度也更大。”


目前运营商在推动终端发展的手法依然还是“老路子”,而且在未知的5G旅程中,运营商还会面对新的难题。肖善鹏指出,“在推动5G终端发展时,我们将一切归零,让坏的不影响未来,让好的不迷惑现在。”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如今,在肖善鹏带领下的中国移动研究院无线与终端技术研究所终端团队将不断克服困难,为5G终端的发展添砖献瓦。未来,中国移动携手全球合作伙伴持续推进“5G+”计划,共建5G万物智联新时代。

*专家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移动Labs立场. 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移动Labs)及本页链接。

0